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老摇钱树水心论坛 > 正文

lang=zh data-reactroot=headmeta charSet=utf-8me na=viewport

发布时间:2022-05-27作者:admin来源:本站原创

?

  这个帖子发布于 10 年零 18 天前,其中的信息可能已发生改变或有所发展。

  直译自英文“grass roots”的“草根”,泛指:与政府等决策者相对的势力,或是同精英阶层相对应的弱势阶层。在新媒体时代,“草根文化”已经成为普通民众表达自身诉求的重要渠道。就科普而言,社会底层对于科学事件的探求,由于其自身立场的不同,其观点也不同与精英阶层,形成一种独特的“科学亚文化”现象。

  新媒体语境下,“草根文化”日益壮大,而同样来自民间的“草根科普”也逐渐成为当下“科学传播”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

  长期以来,国内科普界认为对于科普事业的主体分为三类:科学传播活动的组织管理者(政府、科技协会等),专职从事科学传播工作的媒体工作者(科学记者等),科普作品创作者(科普作家、退休闲赋的科学家)[1]。与以上体制内的科普主体相对应。近年,有人提出笼统的“草根科普”的笼统概念,此类科普参与者“是‘野生’的,不是‘家养’的。他们全凭对科学的爱好和忠诚,自觉自愿、有滋有味的从事科普创作” [2]。

  笔者自2010年五月至今,有近二十篇科普文章在传统主流媒体(《光明日报》、《科技日报》、《南方周末》、《科学时报》、《中国医药报》等)发表,部分文章同时被专业杂志(《自然杂志》、《中国减灾》、《中国医药科学杂志》)收录,也有文章为大众刊物(《金融博览》、《发现》、《课堂24小时》、《课堂内外》、《视野》等)转载。由于文章内容关乎科学新闻、科学进展,文章质量得到主流媒体的认可。所以,笔者将以上涂鸦之作自诩为“科普文章”。

  对照“草根科普作者”的定义,笔者专职从事生物药物研发工作,未受正规的科学传播理论和新闻写作知识培训,身份应不属于目前体制内科普人员,应属彻底的“草根科普作者”。所以,面对“新媒体时代下科学传播”的命题,笔者愿意以一名“草根科普作者”的身份,谈下自己从事科普文章创作的切身体会和几点建言。

  作为一名草根科普作者,笔者鲜有机会和时间,如专职科学记者一般,亲临现场进行报道,或就专业问题与专家学者面对面的交流。但是,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来源,传播渠道更为丰富、便捷。使笔者能足不出户的进行科普创作。笔者的绝大部分文章,都是按照以下创作模式(见表1)进行写作的。

  笔者在选取写作素材上,通常首先考虑社会上的热点新闻或科学界的重大进展。首先,在国外权威科技新闻网站(如 Nature、Science、scientificamerican、

  、BBC等)的科技板块上,查阅此类新闻的相关报道。国外专业的科学新闻往往能给出科学事件的重要线索。接下来就以此线索为“关键词”,利用学术检索工具(google schoolar、pubmed、CNKI)进行文献调研。事件本身的描述,加上专业知识的解读,基本可以构成科普文章的主要内容。 由于,此时的文章观点并不鲜明、解读尚并不深刻,所以,往往需要业内人士的进一步评审。笔者通常将初稿贴在专业论坛(科学松鼠会“松鼠学堂”、科学网、丁香园、生物谷等)上供业内人士“拍砖”,或直接将稿件Email业内专家审阅。笔者的经验是,一般从事此科学研究的专家,十分乐意、也十分支持,这种面向公众的科学传播。 专家“审阅”后的文章,可以向传统媒体(报纸、杂志)的科普板块进行投稿。文章刊出后,电子版长期在个人博客上展示,以期内容得到更为广泛的传播

  与传统科普文章创作模式相比,笔者在写作的过程更多的借助了新媒体时代的诸多便利。如文章内容主要来自互联网等信息资源,传播途径上利用了web 2.0的blogger,BBS,同时,文章的创作主体其实已经不仅是本人,因为文章内容上既有网站灌水的民意体现,又有学者专家的代表学说。可以说,文章的受众也同时是创作的主体。

  笔者将自身的经历与传播学上经典的拉斯韦尔公式[3]相对比,惊奇的发现:新媒体时代的科普创作有了诸多改变。这些变化更多的体现了“多元、平等、开放、互动”的趋势。这倒符合国内学界关于“科学传播”的”“三个阶段”与“三种模式”的论述[4]:科技传播发展经过了传统科普(公众接受科学)、公众理解科学、公众参与科学三个不同的阶段。公众参与科学阶段与前两个阶段相比,传播模式更强调“多元、对话、平等”。

  此外,作为草根科普作者,笔者的身份有别与“退休的专家学者”,学界将此称之为“外行专家/外行知识模型“”(layexpertise/layknowledege mode)。即“通过受过良好教育的、对某个研究领域感兴趣的“非专家”向公众普及专业知识,这是一种更为有效的科学传播模式。”[5]。

  在新媒体时代,常规的科普知识,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来几秒钟内获得,所谓“内事不决问百度,外事不决问google”。除了搜索引擎外,维基百科、等****,也提供了海量的科普信息。在这种情况下,笔者认为,科普文章的内容应由科学知识的普及,让位与科学精神、科学方法的展示。

  以2011年诺贝尔医学奖为例,公众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找到历届医学奖得主及获奖理由。但仅仅获奖名单和简单介绍,是不能深入解读获奖原因,更也不能满足读者想进一步了解学科发展的意愿。因此,笔者以诺贝尔奖为切入点,梳理了免疫学的百年发展史[6]。与之类似的,笔者还创作了《后基因组时代十年志》[7],这些被专业杂志收录的的科学史话,也在大众媒体上得到了广泛的传播。

  本世纪初,学界开始将科学传播的内容划分为“一阶”与“二阶”[8],一阶科学传播是指对科学事实、科学进展、科学技术等具体知识的介绍;二阶科学传播是对于科学方法、科学精神、自然科学史的介绍。笔者认为,新媒体时代的“****”基本解决了“一阶”科学传播的问题,好的科普文章内容重在展示科学精神本身,即“二阶科学传播”。这即是科学本身的魅力所在,也是新媒体时代对于科普创作提出的要求。

  除此之外,当代科学的发展,引起了诸如技术恐惧论、科学伦理学等哲学问题的思考。[9]。如:人工生命诞生后,人类内心是否还需“敬畏自然”?[10]面对此类问题,笔者认为,科普文章创作也应体现人文精神。因为,后者提供了不同与科学自身的坐标体系,让人们重新审视科学技术发展的终极价值与意义。

  草根文化的一大特点,在于体现了底层民众参与公决策的强烈意愿。目前,传统媒体的话语权往往掌握在少数的所谓精英阶层。事关科学问题的争议,往往听到的来自政府、企业等利益相关方的声音。而这些声音在科学传播上又不乏“失真”、“失信”、“失责”的现象。诸如“石油爆炸只会产生二氧化碳和水”,“儿科使用尼美舒利完全安全”,“每天服用几个毒胶囊于身体无害”等等。于是,有了草根阶层对于知识精英“专家”、“叫兽”的谑称。此时,站在普通民众的立场上,探求事件的科学真相就变得尤为重要。

  科学传播本身是承认利益、立场、视角的不同[11]。笔者数篇关于公共卫生事件的科普文章[12-15],便是站在普通民众的立场,有感而发。值得欣慰的是,此类科普文章发表之后,国家相关部门也恰好做出了政策上的纠偏。笔者不认为一两篇文章就可以左右社会舆论,并最终影响政府决策。但是,站在普通民众的立场上,去探寻科学的真相,确实写作的初衷!

  这一点,笔者比较推崇科学传播学中“公众舆论模型”(the public opinion mode),即:公众通过参与科学技术议题的讨论,来保证公共政策决策的民主化和公开化。科学传播三阶段的学说,也主张“公民立场”中强调对于科学的“知”与“疑”,这种“知”与“疑”是有助于推动和谐社会、公民社会的发展与进步。[11]

  直译自英文“grass roots”的“草根”,泛指:与政府等决策者相对的势力,或是同精英阶层相对应的弱势阶层。在新媒体时代,“草根文化”已经成为普通民众表达自身诉求的重要渠道。就科普而言,社会底层对于科学事件的探求,由于其自身立场的不同,其观点也不同与精英阶层,形成一种独特的“科学亚文化”现象。

  新媒体语境下,“草根文化”日益壮大,而同样来自民间的“草根科普”也逐渐成为当下“科学传播”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

  长期以来,国内科普界认为对于科普事业的主体分为三类:科学传播活动的组织管理者(政府、科技协会等),专职从事科学传播工作的媒体工作者(科学记者等),科普作品创作者(科普作家、退休闲赋的科学家)[1]。与以上体制内的科普主体相对应。近年,有人提出笼统的“草根科普”的笼统概念,此类科普参与者“是‘野生’的,不是‘家养’的。他们全凭对科学的爱好和忠诚,自觉自愿、有滋有味的从事科普创作” [2]。

  笔者自2010年五月至今,有近二十篇科普文章在传统主流媒体(《光明日报》、《科技日报》、《南方周末》、《科学时报》、《中国医药报》等)发表,部分文章同时被专业杂志(《自然杂志》、《中国减灾》、《中国医药科学杂志》)收录,也有文章为大众刊物(《金融博览》、《发现》、《课堂24小时》、《课堂内外》、《视野》等)转载。由于文章内容关乎科学新闻、科学进展,文章质量得到主流媒体的认可。所以,笔者将以上涂鸦之作自诩为“科普文章”。

  对照“草根科普作者”的定义,笔者专职从事生物药物研发工作,未受正规的科学传播理论和新闻写作知识培训,身份应不属于目前体制内科普人员,应属彻底的“草根科普作者”。所以,面对“新媒体时代下科学传播”的命题,笔者愿意以一名“草根科普作者”的身份,谈下自己从事科普文章创作的切身体会和几点建言。

  作为一名草根科普作者,笔者鲜有机会和时间,如专职科学记者一般,亲临现场进行报道,或就专业问题与专家学者面对面的交流。但是,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来源,传播渠道更为丰富、便捷。使笔者能足不出户的进行科普创作。笔者的绝大部分文章,都是按照以下创作模式(见表1)进行写作的。

  笔者在选取写作素材上,通常首先考虑社会上的热点新闻或科学界的重大进展。首先,在国外权威科技新闻网站(如 Nature、Science、scientificamerican、

  、BBC等)的科技板块上,查阅此类新闻的相关报道。国外专业的科学新闻往往能给出科学事件的重要线索。接下来就以此线索为“关键词”,利用学术检索工具(google schoolar、pubmed、CNKI)进行文献调研。事件本身的描述,香港跑狗出版社新一代的跑狗论坛。加上专业知识的解读,基本可以构成科普文章的主要内容。 由于,此时的文章观点并不鲜明、解读尚并不深刻,所以,往往需要业内人士的进一步评审。笔者通常将初稿贴在专业论坛(科学松鼠会“松鼠学堂”、科学网、丁香园、生物谷等)上供业内人士“拍砖”,或直接将稿件Email业内专家审阅。笔者的经验是,一般从事此科学研究的专家,十分乐意、也十分支持,这种面向公众的科学传播。 专家“审阅”后的文章,可以向传统媒体(报纸、杂志)的科普板块进行投稿。文章刊出后,电子版长期在个人博客上展示,以期内容得到更为广泛的传播

  与传统科普文章创作模式相比,笔者在写作的过程更多的借助了新媒体时代的诸多便利。如文章内容主要来自互联网等信息资源,传播途径上利用了web 2.0的blogger,BBS,同时,文章的创作主体其实已经不仅是本人,因为文章内容上既有网站灌水的民意体现,又有学者专家的代表学说。可以说,文章的受众也同时是创作的主体。

  笔者将自身的经历与传播学上经典的拉斯韦尔公式[3]相对比,惊奇的发现:新媒体时代的科普创作有了诸多改变。这些变化更多的体现了“多元、平等、开放、互动”的趋势。这倒符合国内学界关于“科学传播”的”“三个阶段”与“三种模式”的论述[4]:科技传播发展经过了传统科普(公众接受科学)、公众理解科学、公众参与科学三个不同的阶段。公众参与科学阶段与前两个阶段相比,传播模式更强调“多元、对话、平等”。

  此外,作为草根科普作者,笔者的身份有别与“退休的专家学者”,学界将此称之为“外行专家/外行知识模型“”(layexpertise/layknowledege mode)。即“通过受过良好教育的、对某个研究领域感兴趣的“非专家”向公众普及专业知识,这是一种更为有效的科学传播模式。”[5]。

  在新媒体时代,常规的科普知识,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来几秒钟内获得,所谓“内事不决问百度,外事不决问google”。除了搜索引擎外,维基百科、等****,也提供了海量的科普信息。在这种情况下,笔者认为,科普文章的内容应由科学知识的普及,让位与科学精神、科学方法的展示。

  以2011年诺贝尔医学奖为例,公众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找到历届医学奖得主及获奖理由。但仅仅获奖名单和简单介绍,是不能深入解读获奖原因,更也不能满足读者想进一步了解学科发展的意愿。因此,笔者以诺贝尔奖为切入点,梳理了免疫学的百年发展史[6]。与之类似的,笔者还创作了《后基因组时代十年志》[7],这些被专业杂志收录的的科学史话,也在大众媒体上得到了广泛的传播。

  本世纪初,学界开始将科学传播的内容划分为“一阶”与“二阶”[8],一阶科学传播是指对科学事实、科学进展、科学技术等具体知识的介绍;二阶科学传播是对于科学方法、科学精神、自然科学史的介绍。笔者认为,新媒体时代的“****”基本解决了“一阶”科学传播的问题,好的科普文章内容重在展示科学精神本身,即“二阶科学传播”。这即是科学本身的魅力所在,也是新媒体时代对于科普创作提出的要求。

  除此之外,当代科学的发展,引起了诸如技术恐惧论、科学伦理学等哲学问题的思考。[9]。如:人工生命诞生后,人类内心是否还需“敬畏自然”?[10]面对此类问题,笔者认为,科普文章创作也应体现人文精神。因为,后者提供了不同与科学自身的坐标体系,让人们重新审视科学技术发展的终极价值与意义。

  草根文化的一大特点,在于体现了底层民众参与公决策的强烈意愿。目前,传统媒体的话语权往往掌握在少数的所谓精英阶层。事关科学问题的争议,往往听到的来自政府、企业等利益相关方的声音。而这些声音在科学传播上又不乏“失真”、“失信”、“失责”的现象。诸如“石油爆炸只会产生二氧化碳和水”,“儿科使用尼美舒利完全安全”,“每天服用几个毒胶囊于身体无害”等等。于是,有了草根阶层对于知识精英“专家”、“叫兽”的谑称。此时,站在普通民众的立场上,探求事件的科学真相就变得尤为重要。

  科学传播本身是承认利益、立场、视角的不同[11]。笔者数篇关于公共卫生事件的科普文章[12-15],便是站在普通民众的立场,有感而发。值得欣慰的是,此类科普文章发表之后,国家相关部门也恰好做出了政策上的纠偏。笔者不认为一两篇文章就可以左右社会舆论,并最终影响政府决策。但是,站在普通民众的立场上,去探寻科学的真相,确实写作的初衷!

  这一点,笔者比较推崇科学传播学中“公众舆论模型”(the public opinion mode),即:公众通过参与科学技术议题的讨论,来保证公共政策决策的民主化和公开化。科学传播三阶段的学说,也主张“公民立场”中强调对于科学的“知”与“疑”,这种“知”与“疑”是有助于推动和谐社会、公民社会的发展与进步。[11]

  没有找到《中国医药报》、《中国医药科学杂志》的投稿邮箱,烦请前辈告知并指点!

  直译自英文“grass roots”的“草根”,泛指:与政府等决策者相对的势力,或是同精英阶层相对应的弱势阶层。在新媒体时代,“草根文化”已经成为普通民众表达自身诉求的重要渠道。就科普而言,社会底层对于科学事件的探求,由于其自身立场的不同,其观点也不同与精英阶层,形成一种独特的“科学亚文化”现象。

  新媒体语境下,“草根文化”日益壮大,而同样来自民间的“草根科普”也逐渐成为当下“科学传播”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

  长期以来,国内科普界认为对于科普事业的主体分为三类:科学传播活动的组织管理者(政府、科技协会等),专职从事科学传播工作的媒体工作者(科学记者等),科普作品创作者(科普作家、退休闲赋的科学家)[1]。与以上体制内的科普主体相对应。近年,有人提出笼统的“草根科普”的笼统概念,此类科普参与者“是‘野生’的,不是‘家养’的。他们全凭对科学的爱好和忠诚,自觉自愿、有滋有味的从事科普创作” [2]。

  笔者自2010年五月至今,有近二十篇科普文章在传统主流媒体(《光明日报》、《科技日报》、《南方周末》、《科学时报》、《中国医药报》等)发表,部分文章同时被专业杂志(《自然杂志》、《中国减灾》、《中国医药科学杂志》)收录,也有文章为大众刊物(《金融博览》、《发现》、《课堂24小时》、《课堂内外》、《视野》等)转载。由于文章内容关乎科学新闻、科学进展,文章质量得到主流媒体的认可。所以,笔者将以上涂鸦之作自诩为“科普文章”。

  对照“草根科普作者”的定义,笔者专职从事生物药物研发工作,未受正规的科学传播理论和新闻写作知识培训,身份应不属于目前体制内科普人员,应属彻底的“草根科普作者”。所以,面对“新媒体时代下科学传播”的命题,笔者愿意以一名“草根科普作者”的身份,谈下自己从事科普文章创作的切身体会和几点建言。

  作为一名草根科普作者,笔者鲜有机会和时间,如专职科学记者一般,亲临现场进行报道,或就专业问题与专家学者面对面的交流。但是,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来源,传播渠道更为丰富、便捷。使笔者能足不出户的进行科普创作。笔者的绝大部分文章,都是按照以下创作模式(见表1)进行写作的。

  笔者在选取写作素材上,通常首先考虑社会上的热点新闻或科学界的重大进展。首先,在国外权威科技新闻网站(如 Nature、Science、scientificamerican、

  、BBC等)的科技板块上,查阅此类新闻的相关报道。国外专业的科学新闻往往能给出科学事件的重要线索。接下来就以此线索为“关键词”,利用学术检索工具(google schoolar、pubmed、CNKI)进行文献调研。事件本身的描述,加上专业知识的解读,基本可以构成科普文章的主要内容。 由于,此时的文章观点并不鲜明、解读尚并不深刻,所以,往往需要业内人士的进一步评审。笔者通常将初稿贴在专业论坛(科学松鼠会“松鼠学堂”、科学网、丁香园、生物谷等)上供业内人士“拍砖”,或直接将稿件Email业内专家审阅。笔者的经验是,一般从事此科学研究的专家,十分乐意、也十分支持,这种面向公众的科学传播。 专家“审阅”后的文章,可以向传统媒体(报纸、杂志)的科普板块进行投稿。文章刊出后,电子版长期在个人博客上展示,以期内容得到更为广泛的传播

  与传统科普文章创作模式相比,笔者在写作的过程更多的借助了新媒体时代的诸多便利。如文章内容主要来自互联网等信息资源,传播途径上利用了web 2.0的blogger,BBS,同时,文章的创作主体其实已经不仅是本人,因为文章内容上既有网站灌水的民意体现,又有学者专家的代表学说。可以说,文章的受众也同时是创作的主体。

  笔者将自身的经历与传播学上经典的拉斯韦尔公式[3]相对比,惊奇的发现:新媒体时代的科普创作有了诸多改变。这些变化更多的体现了“多元、平等、开放、互动”的趋势。这倒符合国内学界关于“科学传播”的”“三个阶段”与“三种模式”的论述[4]:科技传播发展经过了传统科普(公众接受科学)、公众理解科学、公众参与科学三个不同的阶段。公众参与科学阶段与前两个阶段相比,传播模式更强调“多元、对话、平等”。

  此外,作为草根科普作者,笔者的身份有别与“退休的专家学者”,学界将此称之为“外行专家/外行知识模型“”(layexpertise/layknowledege mode)。即“通过受过良好教育的、对某个研究领域感兴趣的“非专家”向公众普及专业知识,这是一种更为有效的科学传播模式。”[5]。

  在新媒体时代,常规的科普知识,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来几秒钟内获得,所谓“内事不决问百度,外事不决问google”。除了搜索引擎外,维基百科、等****,也提供了海量的科普信息。在这种情况下,笔者认为,科普文章的内容应由科学知识的普及,让位与科学精神、科学方法的展示。

  以2011年诺贝尔医学奖为例,香港神童手机网st66ccst99cc1公众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找到历届医学奖得主及获奖理由。但仅仅获奖名单和简单介绍,是不能深入解读获奖原因,更也不能满足读者想进一步了解学科发展的意愿。因此,笔者以诺贝尔奖为切入点,梳理了免疫学的百年发展史[6]。与之类似的,笔者还创作了《后基因组时代十年志》[7],这些被专业杂志收录的的科学史话,也在大众媒体上得到了广泛的传播。

  本世纪初,学界开始将科学传播的内容划分为“一阶”与“二阶”[8],一阶科学传播是指对科学事实、科学进展、科学技术等具体知识的介绍;二阶科学传播是对于科学方法、科学精神、自然科学史的介绍。笔者认为,新媒体时代的“****”基本解决了“一阶”科学传播的问题,好的科普文章内容重在展示科学精神本身,即“二阶科学传播”。这即是科学本身的魅力所在,也是新媒体时代对于科普创作提出的要求。

  除此之外,当代科学的发展,引起了诸如技术恐惧论、科学伦理学等哲学问题的思考。[9]。如:人工生命诞生后,人类内心是否还需“敬畏自然”?[10]面对此类问题,笔者认为,科普文章创作也应体现人文精神。因为,后者提供了不同与科学自身的坐标体系,让人们重新审视科学技术发展的终极价值与意义。

  草根文化的一大特点,在于体现了底层民众参与公决策的强烈意愿。目前,传统媒体的话语权往往掌握在少数的所谓精英阶层。事关科学问题的争议,往往听到的来自政府、企业等利益相关方的声音。而这些声音在科学传播上又不乏“失真”、“失信”、“失责”的现象。诸如“石油爆炸只会产生二氧化碳和水”,“儿科使用尼美舒利完全安全”,“每天服用几个毒胶囊于身体无害”等等。于是,有了草根阶层对于知识精英“专家”、“叫兽”的谑称。此时,站在普通民众的立场上,探求事件的科学真相就变得尤为重要。

  科学传播本身是承认利益、立场、视角的不同[11]。笔者数篇关于公共卫生事件的科普文章[12-15],便是站在普通民众的立场,有感而发。值得欣慰的是,此类科普文章发表之后,国家相关部门也恰好做出了政策上的纠偏。笔者不认为一两篇文章就可以左右社会舆论,并最终影响政府决策。但是,站在普通民众的立场上,去探寻科学的真相,确实写作的初衷!

  这一点,笔者比较推崇科学传播学中“公众舆论模型”(the public opinion mode),即:公众通过参与科学技术议题的讨论,来保证公共政策决策的民主化和公开化。科学传播三阶段的学说,也主张“公民立场”中强调对于科学的“知”与“疑”,这种“知”与“疑”是有助于推动和谐社会、公民社会的发展与进步。[烦请

  烦请前辈再指点一下,比如医院感染方面的科普文章适合以上哪几种刊物呢?能否简单介绍以上几种刊物的特点呢?

????????? ?
?

上一篇:2021年度广东省科学技术奖拟奖项目公示

下一篇:怀柔消防救援支队联合区住建部门开展施工现场消防安全行动专项检